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23.|防盗
    入门篇拍得特别的唯美梦幻,讲的是两个高中男生,互相爱恋,在紧张的高中学习中,一直互相支持互相鼓励,直到他们双双考入大学……

    不过片子拍得再唯美,它的本质也不会改变,所以苏午偷摸着看了没一会儿,片子就进入了主题。

    纤瘦白皙的男生被另一个身材高壮一点的压在床上,两人的衣服都脱得光光的,苏午也终于看明白了,人类之间,尤其是两个男生之间的交||配究竟是什么样的!

    “小午,你在厕所里干什么?怎么待这么久,是不舒服吗?”

    苏午正看得愣愣的,忽然听到炎飞昂的声音在卫生间门口响起,吓得差点松手把手机给扔出去。

    他手忙脚乱想把片子关掉,结果却又按到了音量键,片子里小受一声高亢的□□登时被放大,尾音在卫生间里循环……

    炎飞昂怔了怔,被这□□声吓了一大跳,着急地拍门喊道:“小午,怎么回事?你有什么事吗?”

    苏午差点哭了,这会总算是把手机给关掉了,门外炎飞昂还在拍门,焦急地问他有没有事,他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开门。

    “小午?”炎飞昂伸手拍住他的肩膀,摸了摸他的脸,发现他的脸烫得厉害,忙问道,“是身体不舒服吗?发烧了?”

    苏午觉得自己真是太笨了,根本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于是干脆扑到他怀里,把人紧紧抱住,嘴里嘟囔道:“不要说了。”

    炎飞昂一头雾水,只好揽着他去客厅坐着,结果看到他手里还拿着手机,电光火石般,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苏午把脑袋埋在他怀里不肯起来,炎飞昂着实无奈,在他头上揉了揉,叹了口气,最终也没舍得说他什么。

    因为发生了这件插曲,之前成天把交|配挂在嘴边的小飞鼠好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本来计划着看过片子后就缠着炎飞昂做那种事情的的,然而真等他看过别人真|枪|实|战后,他又不好意思了起来,仿佛一只意识到真相,害羞地缩回壳里的小蚌壳。

    另一个当事人炎飞昂心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其实他之前也看过片子,是孟实给他找来的,毕竟他们早晚是会做到那一步,他总要做一些准备。

    而他一直不希望苏午去看这些东西,除了不太希望他太早接触外,当然还怕他会害怕,毕竟想象总是美好的,而现实却不一定如此,尤其是两个男人之间那种事……万一小飞鼠最后被吓到了,心里有了阴影怎么办?

    苏午整个晚上都紧紧地缩在壳里,炎飞昂弄不清楚他是害羞了还是害怕了,忍不住也跟着紧张起来,同时也很后悔,这种事到了苏午这个年龄肯定会好奇,与其让他从别人哪里得到不合适的资源被吓到,倒不如由他挑选一些合适的片子……

    不过现在说什么好像都有点晚了,这天晚上苏午仍然紧紧地窝在他怀里,但却拒绝与他交流说话,炎飞昂内心又叹息了一声,思考着该找个机会好好和小爱人谈一谈。

    这一次大约是看片子看到了重点,苏午这天晚上又做梦了。

    他梦到和最喜欢的飞昂在一个山洞里,两人全身光溜溜地抱在一起,他感觉到他们好像泡在一种特别甜腻的气氛之中,本来就对他特别好特别温柔的飞昂,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身体,亲吻着他的身体,说着他最喜欢的话,直到他们即将进入主题,苏午满心期待之时,忽然一阵铃声响了起来,一下子就把这甜得几乎有实质的浓稠气氛给打破了,苏午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苏午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时间好晚了,太阳从窗户里撒进来,铺了满床的阳光。

    他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手机设了闹铃,不过家里有炎飞昂这个人形闹铃在,他从来没用过,可能是昨天不小心设置了。

    炎飞昂已经做好了早晨,这时正好推门进来,两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苏午立刻想到了梦里梦到的一切,他刚好有梦到飞昂把他那个好大好大的东西举起来对准自己……一想到那个画面,苏午的小脸顿时红了个透,捂住脸快速趴回了枕头上。

    炎飞昂怔了一下,好笑地过来拍拍他的被子,“不起来吗?你不是说今天要去解决许润的事情吗?”

    枕头上全是炎飞昂的味道,虽然因为洗得勤味道很淡,但是足够让刚用他做了春||梦对象的苏午更害羞了,他难得地对炎飞昂撒娇道:“你出去啦。”

    炎飞昂:“……”

    好吧,小家伙长大了,也知道在他面前害羞了……

    他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该失落,以前苏午可总在他面前把“交|配”二字挂在嘴边的……唉!忽然有点怀念了!

    >>>

    与这边两人甜蜜又略微纠结的气氛不同,此时谢氏某家医院一间特殊病房里,谢鸿全身被固定在床上,双眼睁得大大的,却一丁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就如苏午所说,他就仿佛被人密封进了一个狭小的玻璃罐子里,不但动弹不得,连向外界传递自己的任何想法都做不到,并且还要时时承受那种钻心噬骨的被禁锢和疼痛的感觉,整个人都要被逼疯了。

    然而谁也感受不到他内心的疯狂,他那双平凡无奇的眼睛仍然眼大无神,谁也无法从他眼中看出他太多的情绪,于是这唯一能向外界传递信息的通道也被堵死了。

    此时单人病房里站着好几个谢家的人。

    谢鸿的母亲扑在床边嚎啕大哭,声音大而凄惨,谢鸿的父亲被她哭得烦了,忍不住骂道:“还哭!哭什么哭你,他会有今天的下场,全都是你这个无德的女人教养出来的!”

    谢鸿的母亲猛地抬起头,一双肿得通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他,忽然纵身往他扑去,尖利的指甲毫不留情地往他脸上狠狠挠下去,恍若泼妇一般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你还敢说我!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吗?!从小到大你管过他多少?!你tm就知道玩女人!儿子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你!”

    “你这个疯女人!”谢父被她在脸上狠狠挠了一道,顿时就留下了两道鲜红了印子,他气得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巴掌把人给甩了出去。

    谢母臃肿的身材一下子就把病床给撞歪了,如果不是床上的谢鸿还被捆着固定了身体,恐怕也得被这一下给撞飞出去。

    “够了!”病房里一个年长的男人忽然怒喝了一声,原本还想上去补踹两脚的谢父顿时停住了脚步,狠狠瞪了谢母一眼,最终还是乖乖地退到了一边。

    “监控查得怎么样了?”年长的男人看起来也很疲惫,凝着一双花白的眉瞥向身边跟着的人。

    他身边的人脸色难看地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全都仔细检查过了,监控没有被人动过手脚,但是没有任何线索能说清楚五少为什么会一个人去五楼,跟着五少的保镖说,五少在离开大厅前看见了一个长相很妖冶的少年……但那保镖说之后他的记忆就变得混乱,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看见过那个少年。”

    “这种诡异的事情,还用说?肯定又是炎家的人搞的鬼!”刚乖乖退到一边的谢父忍不住又出来骂了起来,他的长相就跟他儿子一样平凡无奇,双眼无神,而且间距略宽,五官稀疏地摆在那张圆盘脸上,仿佛完全没有继承到谢家优秀的基因,不止是长相,连脑子也是。

    屋里其他人眼底滑过一丝轻蔑,老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除了这个解释,就没有第二个可能了。

    房间里的气氛凝滞了一会儿,老人耷拉着的眼皮扫了病床上的母子两人一眼,沉声说道:“送他们去国外吧,以后别再回来了。”

    “是。”

    >>>

    第二天,苏午脸红红地回学校上学,而后接下来一整天听课都有点心不在蔫,脑子里一会儿转着片子里的画面,一会儿转着昨天晚上那个梦,直到中午之后去凌悦才把这些心思收起来。

    他最近时常来凌悦,这边的人都快认识他了,尤其他不但与秦虚陵力捧的胡离关系好,与秦总的关系似乎更加扑朔迷离,且还不是公司的签约艺人,公司里自然没有谁那么没眼色敢再去得罪他。

    苏午去了那间琴室,把许润放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这段时间总给许润输入一些灵气,许润的魂魄看起来要凝实了很多,意识也渐渐清明了很多。

    “咦,我们又见面了。”许润笑眯眯看着苏午,他已经记下了苏午这个好朋友,都不会忘记。

    “嗯,对。”苏午点点头,他想了想把谢鸿的凄惨下场告诉他,希望许润能够走出这段阴霾,想通后无牵无挂去抬胎。

    “谢鸿已经被抢救过来了,但是他的脊椎骨被摔断,神经也受到极大的压迫和损伤,双手手臂粉碎性骨折,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再站起来了,谢家很有钱,已经联系了国外的医院给他转院,但是我保证他这辈子都没机会恢复身体,他不会这么快就死,并且这辈子都要承受身体损伤所带来的疼痛,谢家已经彻底放弃他了。”苏午现在已经不会觉得让谢鸿落到这个下场的自己恶毒了,只要想到善良的许润做的那些事情,他就觉得一无事处的谢鸿完全是咎由自取。

    只是许润眨巴着眼睛望着他听了好一会儿,才好奇地问道:“你说的谢鸿是谁呀?”

    苏午怔了怔,嘴里的话脱口而出,“谢鸿是把你害成这样的人啊……”

    许润还是不懂,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挺好的,能够快乐地弹琴,还交到了好朋友,好朋友还不会觉得一心扑在音乐上的他脾气古怪……

    想到这里,许润又笑眯眯地说:“我弹琴给你听吧?”

    苏午张了张嘴,却根本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好愣愣地点头。

    许润给他弹的还是那首曲子,仍然是那样欢快阳光,苏午听着听着忽然眼眶湿润了。

    一首曲终,许润忽然从破旧的钢琴后站了起来,望着苏午身后的方向,有些惊喜又有些惊慌地喊道:“啊,前辈!”

    苏午也跟着回头,才发现董冲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这间杂务室的门口,正怔怔地看着钢琴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董冲默已经病入膏荒,还是他已经看破了生死,没有任何特殊体质的人竟然一眼看见了已经成为了阴魂的许润。

    “……你是,许润吗?”董冲默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无视了满屋子的杂物,目光痴痴地望着那个方向,而后抬步走了过去。

    “是、是的,前辈你好!”许润有些惊慌地向他鞠躬,但是站在旁观角度上的苏午却觉得他脸上带着一丝喜悦。

    许润,应该很喜欢这个前辈。

    董冲默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走到他身边,像是想抚摸他的脑袋,却似乎又害怕碰碎了这个梦幻一般的人,只能举着手僵在半空中。

    “前辈你怎么过来了?是因为公司里有你的通告吗?”许润抬眼望着他,有些羞涩地问。

    董冲默怔怔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仿佛想到了什么,微笑着说:“不、不是的,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许润惊讶地睁大眼睛望着他,如果他此时有实体的话,胸口一定会砰砰砰响个不停。

    “对。”董冲默似乎总算在这个后辈面前找回了自信,含笑点头说道,“我觉得你之前寄给我的曲子很不错,想跟你讨论讨论。”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前辈指点!”许润很兴奋,似乎自己的作品能得到他的指点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不用跟我客气,你真的很有才华,我很后悔现在才来找你。”董冲默痴痴地望着面前的人,仿佛已经忘记了时间和空间的存在,全世界都只剩下了这个人。

    许润于是更害羞,也更加兴奋了,身为天王的董冲默一直是他崇拜、追逐的偶像,现在这个偶像却坐在他面前温柔地与他讨论自己的作品,让他有一种此生无撼的感觉。

    之后两人便坐在角落里那张布满了灰尘的破钢琴前,一个调子一个调子地将许润忘了大半的曲子给填上。苏午感觉自己完全无法插|进他们的对话,就像一个不应该打扰他们的陌生人。

    他抿了抿嘴唇,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董冲默更白的脸,又看了看许润半透明一般的身体,他看见他们脸上都挂着快乐的笑容。

    他知道只要他出手,董冲默身体上的病其实并不难治愈,但是他感觉自己这样做实在太多余了,因为董冲默根本不需要,他最想要的可能不是活下去,而是一个知己,或者是一个爱人……

    他默默地退出那间琴室,在开放的休息室坐下。

    狐狸还没有正式出道,每天的训练都很多,而且很辛苦,不过比起坐在山洞里修炼,其实狐狸更喜欢这种挥撒汗水的感觉。

    “喂,你怎么了?事情解决了吗?”狐狸拿了一罐热饮贴在他的额头上,最近天气变冷了,他觉得娇气的小飞鼠应该喝热的,于是顺手给他买了,当然他自己喝的仍然是冷饮。

    苏午接过热饮,对他摇了摇头,“还没有呢,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送许润去投胎。”

    狐狸往杂物室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你不是帮他解决了那个谁吗?他还没想通去投胎啊?”

    “是解决了啊,可是许润好像并不在乎这个。”苏午把许润的反应给他说了一遍。

    狐狸也不懂,于是他便不打算再继续聊这件事,他有些兴奋地说道:“对了,公司最近给我准备了一个配角,经济人说这个配角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是很出彩,只要我演好了,后面的路就好铺开了。”

    “恭喜你啊!要在哪里拍?到时候我去看你演戏。”苏午真心为他高兴,狐狸才跟着他来人类世界没多久,就已经懂了好多事情,和普通的城里人已经看不出区别了,比他还厉害呢!

    “听说是在郊外的影视城拍,到时候我确定了地点就告诉你。”狐狸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他也是信心满满要在人类世界立一番事业呢!

    只不过狐狸不知道的是,但凡好事总是会生出许多波折,就算他是高傲的妖精也一样。

    两人在休息室里刚聊了一会儿天,就有其他公司里的艺人过来这边,苏午和狐狸的交谈于是就变小了很多,他们俩知道自己的身份,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小心的。

    需要时常待在公司总部的艺人多数都是名气不够的,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样,这会儿看到在秦董面前还红的苏午和狐狸,都要过来巴结一番。

    萌萌哒小苏午自从来到人类社会后,就一直能感受到周围人的好意,被人巴结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还真当别人的性格都跟他一样好。狐狸却有点烦了,但是公司给他安排的经济人之前有跟他说过,不能随便跟人使性子发脾气,他也只好耐着性子应付,好在狐狸在这方面同样很有天赋,只要他不表现出来,谁也看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同那些艺人说了一会儿话,其中一个忽然小声说道:“那边那个杂物室怎么总有琴声传来,不会是闹鬼吧?”

    苏午:“……”

    这还真是“闹”鬼,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求助地看向身边的狐狸。

    狐狸略长的眼睛斜睨了那艺人一眼,“可能真闹鬼,要不你去看看?”

    艺人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了,明知道是闹鬼,谁还敢去啊!

    秦虚陵今天又闲得没事晃到公司来玩,听说苏午也在这边,就过来打招呼。

    最近京城几家盛传一件事,那就是谢家开始走下坡路了。

    谢家一直在京城势头很旺,可谓门庭若势,但这段时间不止谢家当家很看好的小辈谢峰突然出了事,就这么突然消失了,这两天他家那个废物谢鸿又突然出了事,出事的现场还那么诡异——据说从他出事的酒店监控里,只看到他自己一个人一脸色眯眯地爬上了五楼,而后就这么从五楼给扑了下来,摔得那叫一个惨烈……五楼那里没有监控,可是从其他的监控里却没有发现有任何人去过那个阳台,着实够让人起鸡皮疙瘩的。

    所以大家都怀疑谢家可能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禁忌,所以晚辈才会接二连三地出事,于是京城几家私下都在猜测谢家可能气数将尽,长辈们于是严厉地叮嘱小辈们不可与谢家人走得太近,以免出事。

    秦家更是在这个时候发现炎云海可能有往上动的趋势,得知炎家的宝贝天天来秦虚陵的公司玩,就吩咐他跟人拉好关系……

    秦虚陵一向爱玩,家里人也没指望他出息,别给家里惹事就行,秦虚陵也不是个傻的,只有秦家不倒才是他的靠山,他才能逍遥一辈子,所以长辈们的吩咐,他当然要好好照做。

    于是不但苏午在他的公司里得到了贵宾级待遇,就连他的好朋友狐狸也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苏午看见秦虚陵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过休息室里还有其他艺人,他没开口。

    秦虚陵对那些过来巴结的艺人挥了挥手,“都忙去吧,乖。”

    艺人们赶紧听话地各自走了。秦虚陵笑眯眯坐到两人对面,“苏少今天也来看阿离啊,你们感情真好。”

    狐狸斜了他一眼,叼着吸管继续喝自己的冷饮,他最近总觉得这人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

    苏午想了想,对秦虚陵说道:“秦总,我想请你帮一个忙可以吗?”

    “苏少开口当然没有问题,你说。”秦虚陵手里也拿了罐饮料,吊儿郎当地斜靠在椅子上架着腿。

    苏午把许润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些,然后说道:“能请你把他以前做的曲子重新发布出来吗?我觉得他这样有才华的人,不应该就这样被人遗忘了。”许润去世几年,谢家专门有监管网络这一块的,早把对谢家不利的东西删掉了,同时删掉的还有许润的所有消息,所以苏午当初在网上查不到他的消息还误以为他没出道。

    秦虚陵不知道这事与谢家有关,只是把公司艺人的作品重新炒热,而且许润还把那首曲子赚来的钱全部捐出去修建希望小学,这绝对是一个好噱头,凌悦不一定要从这件事中盈利,但只要他们告诉公众这次赚的钱同样全数捐出修建学校,就能给凌悦树立一个好形象,这样双赢的事秦虚陵自然答应。

    “谢谢你啊,我、我请你吃饭吧?”苏午一脸感激地看着他,他没想到秦虚陵这么容易就答应帮他,或者说是帮助许润。

    “行啊。”秦虚陵点点头,目光又瞟向狐狸,问道,“胡离也一起去?”

    狐狸仍然觉得心里怪怪的,他们狐狸一族虽然时常被骂狐媚子、狐狸精等等,其实本性是很高傲的,而且他也不是那种魅惑人的外表,所以压根儿没往那方面想,就点了点头。

    ……

    之后在凌悦的操作下,许润的曲子重见天日,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曲子,除了他的成名曲外,还有他去世之前陆陆续续做的曲子。

    已经病得很严重的董天王忽然决定要参与整理许润那些曲子,公司高层都很不理解,毕竟他现在每天几乎把药当饭吃,还要固定打氧气筒,而且之前也没有听说过他与许润之间很熟啊?

    但是董冲默亲自向他们解释自己时日无多,希望能为这个善良的后辈做些事情,凌悦的管理者最后还是答应了。

    董冲默强撑着身体,在苏午的帮助下,与灵魂状态的许润一起把那些曲子补充完整,等到曲子在公众前露面时,那轻盈的、仿佛有阳光跳跃其上的曲子,让人眼前一亮,第二天就上了榜首。

    许多人在得知许润的事情之后,不但掏钱买了光碟,还到了凌悦的官网悼念这个善良的艺人。

    这年的深秋,董冲默拒绝了苏午再次给他的帮助,离开了人世。

    许润的魂魄在他飘荡的时间里一直浑浑噩噩的,除了他的音乐什么也不知道,直到看见他崇拜的偶像董冲默在床上闭上眼睛,他才恍然明白了什么。

    两人的魂魄是牵在一起走的,苏午眼睛湿湿地送走了他们,他相信他们下辈子一定会有一个更美好的开始。

    解决了许润的事情,苏午消沉了两天,而后再次活蹦乱跳,他也终于走出了那种害羞的情绪。许润和董冲默的事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喜欢的人,就要早点互通心意。

    所以他一定要尽快拿下飞昂,从心到身体的,握拳!

    炎飞昂还不了解苏午心里做下的决定,他还在发愁要怎么跟苏午谈这件事情。之前他虽然一直避免跟苏午讨论这个问题,但是绝对不希望苏午会对这件事有心里阴影的,毕竟能与心爱的人更加亲密也是他内心深处所期待的。

    作者有话要说:  果然今天没写到otz,明天我一定写到,一定早点起来加油发车!

    不过先说好肉不一定香,只是不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想写完整一点23333333

    (好吧,我预告了这么多天还没发车,我先自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