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更新等等就来啦,爱你们(づ ̄ 3 ̄)づ 

    呼啦一声,伴随着窗帘的拉开,刺眼的阳光照进了房间,正在呼呼大睡的白灼轻很是不耐的蹬了蹬一条后腿,在床上磨蹭着将脑袋埋进被子里。可惜没等他再次睡过去,被子被人一把掀开,刚准备发脾气,就被一双温热有力的大掌给抱了起来。

    白灼轻睁开一条眼缝,见是那个混蛋土著,又把眼睛给闭上了。阿诺见那折腾了他一晚上的小东西睡的这般没心没肺,向来极少有情绪波动的他都忍不住有些炸。打不得又骂不得,还不能弃之不顾,简直比那些域外虫族还令他头疼!

    将毛巾沾了点热水,阿诺故意用了几分力气,将那小脑袋擦得东倒西歪的,大概被弄的有些烦了,小家伙伸出尖锐的指甲,抬起爪子看也不看的腾空划拉了两下,没了那个在脸上作恶的手,于是脑袋一歪,浑身软的简直没了骨头,就这么瘫在阿诺的手里。这是料定了自己不能拿他怎么样么,阿诺看着瘫软在自己手里的一坨,无奈的发现,自己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

    从第一次见到元帅怀里抱着一个白团子的诧异不适,到现在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尤其昨天这个白团子还给他们元帅带来了极好的运气,于是见识过了那小团子的食量,以罗兵为首,一大早上纷纷拿着浓郁飘香的食物想要投喂。不过所有喂到嘴边的食物都被那白团子偏过脑袋拒绝了,罗兵见状不免有些担心道:“这不会是昨天吃撑着了吧,还是不喜欢这个肉?”

    阿诺正感到奇怪,吃起来简直海量的小家伙居然会拒绝送到嘴边的食物,不过随即就见那家伙微微抬起小下巴,看着自己,然后伸出爪子指了指那些食物,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要他喂才行。

    一旁的罗兵轻啧一声,稀奇道:“这么小就有这种概念,元帅是怎么训练的?我的卢卡可是养了好些年一直训练才有意识拒绝除我之外的人的喂食。”

    德蒙阿诺自然知道,好的契约兽除了忠诚认主,还具有一定的‘独’性,除了自己的契约者或者被契约者认可的人,外人想要碰触一下都难,更何况是吃投喂过来的食物。阿诺虽然也有意识想要训练一下小白这方面的能力,但想着如今还小,还没开始正统的训练,暂时先培养他对自己的亲近之意,其他那些方面暂且先不拘着,等今后感情深厚了,凭小白这么懂人性来看,想要培养并不难。没想到这贪吃的小东西居然会拒绝被送到嘴边的食物,倒是令他很有些意外。

    阿诺摸了摸小白的耳朵,顺了小白的意思拿起下属拿过来的食物,亲自喂到他的嘴边。见他果然张嘴吃了,被折腾至今的无奈总算是愉悦了几分,好歹这小东西知道谁给的东西能吃,谁值得他信任。

    而白灼轻其实想的十分简单,以他的尊贵,是谁想喂就能喂的吗,若是来之不拒那他成什么了,当然要他钦点的人喂食才行。虽然两人所想不同,但起码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这中间的误会解不解开也就不重要了。

    帝都城算是星盟帝国的统辖内最大的一座城,总面积甚至比一些较为偏远的殖民星还要大,而四大军团的大本营以及星盟第一院校星联军校皆在帝都城中。

    阿诺如今还算在休假,所以回了帝都城并没有惊动军部的人,而是直接回了他的庄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德蒙阿诺抱着小白,从进了庄园大门开始,就给他一点点介绍庄园内的格局,哪里是住人的,住的是哪些人,哪里是药园,种植园,兽园等等,哪里可以随意的玩耍,哪里需要小心,介绍的非常详细。好在悬浮车有自己行驶的路线无须司机驾驶,否则见到这么多话的元帅,庄园里的老人恐怕都要大跌眼镜了。

    而白灼轻也是大感诧异,没想到这个土著还真是势力不小啊,就这么粗略的一看,他所占领的面积比之前那个百夜城还要大。逛了一圈园子,阿诺带着白灼轻去了兽园。像他们这样的家族,不可能凡事都在外面采买,除了一些商贸产业矿产之类的,种植圈养同样是必不可少的,甚至种植出的可以制作高级药剂的草药植物,也是庄园里较大的进项之一。还有常年游走在域外,总会捕捉到一些十分珍贵稀罕的异兽或者契约兽,带回来圈养繁殖除了食用,还能打赏给下属。

    担心以后小白会去祸害那些草药或者兽类,所以阿诺一开始就要跟他讲清楚:“只要不跑出庄园,你可以在园内随意的玩耍,但是不准去祸害那些种植蓄养的动植物,那些都是园内的盈利,有了那些东西,才能给你买好吃的。”

    白灼轻哼哼了两声,圆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车窗外看的仔细,至于这家伙在说什么,管他呢,惹他不高兴了,照样给他祸害光了,不就是几根杂草几只野兽么,没见识的人类果然目光短浅。

    兽园算是庄园里最大的一处园子,因为异兽的体型相当的大,地方太小根本养不开。每一只异兽都被锁上了脚环,那种脚环可以抑制异兽体内的躁动因子,甚至还能克制它们的异能,套上脚环的异兽只能算是体型庞大的野兽了,对于异能者来说攻击力变成了零,这样也更加方便管理。驾驶着悬浮车一路穿过异兽群,很快来到一个巨大的人工湖泊边,一只有着五彩羽翼的彩鸾正趴卧在湖边梳理羽毛,舔着斗兽战后被打掉毛的缺口。

    悬浮车门一开,白灼轻不等阿诺去抱他,就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气息早已印刻到了彩鸾的体内,不等他靠近,那彩鸾便直接以臣服的姿态趴到了地上,像是等待着王者的臣子,带着敬畏和恐惧。

    阿诺见到小白兴奋的快跑了几步,浑身的白毛迎风飘荡,一团白球简直像要飞起来一样。等他到了彩鸾的跟前,那一大一小的对比越发的强烈,那彩鸾若是张口,小白估计还不够塞它牙缝的。不过显然那庞大的异兽并不敢,对小白表现的相当的畏惧,更是将巨大的翅膀贴服到了地面,给小白架起了爬梯,让他能顺利的爬到自己的背上。

    小白踩在了彩鸾的背上之后,整个身影瞬间被埋进了彩鸾的羽毛里,若隐若现的白色在五彩斑斓当中还算显眼,提醒着阿诺那只小团子还在那儿。大概知道自己被彩鸾的羽毛给隐没了,白灼轻直接爬上了彩鸾的头顶,然后朝着阿诺的方向嗷了两声。

    阿诺微微眯了眯眼,这才朝着那边走去。

    异兽的巨大哪怕就是这么趴着,对于人类的阿诺来说也需要仰望。白灼轻从彩鸾的头上滑到了背部,然后朝着下面‘渺小’的土著招了招手,还催促的又叫了两声。

    阿诺顺着小白的意思,也踩着彩鸾的翅膀上了它的背部,从头至尾这只彩鸾纹丝未动,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

    终于等到了慢吞吞的土著爬了上来,白灼轻拍打了彩鸾两下,巨大的异兽顿时站了起来,呼扇了一下翅膀后瞬间腾空,很快远离了地面。

    白灼轻后腿一蹬,再次跳上了异兽的脑袋,阿诺心中猛地一惊,这是在天上,尽管不算太高,以小白的身板要是掉下去也会摔的不轻。不过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小白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彩鸾的头顶,甚至兴奋的嗷嗷直叫。那迎面吹来的烈风将他身上的白毛吹得倒立,但身形却稳如泰山。连他都要紧抓彩鸾的羽毛才能稳住,而小白只是简简单单的坐着根本不受影响。

    片刻后阿诺将心中的心思抛开,小白再如何不同,那也是要跟他相伴一生的契约兽,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虽然不是第一次俯瞰庄园,但这次的感受格外不同,看着那只得瑟的蹲坐在异兽头顶满脸白毛都隐藏不住开心表情的小家伙,阿诺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可惜让这冰山有了融化趋势的家伙正在得意的想着今后称霸庄园的美好生活,以及如何将这土著驯化的对自己彻底的言听计从!

    阿诺是最先回神的,轻咳了一声走上前将能量罩打开,那黑豹一下子蹿了出去连抓带爬的扑到了赛迪斯的身上,还委屈的不时的呜呜两声,像是在跟主人告状自己被欺负了一样。阿诺将一脸无辜的小白抱了起来,看了眼那沾染了几根黑毛血红的一只爪子,从空间钮里取出一块布巾给他轻轻擦拭着,转过身朝着赛迪斯道:“很抱歉,你的契约兽治疗费用我会全额承担,后续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尽可以来找我。今天这一战意外被打断,今后随时欢迎你来跟我切磋。”

    赛迪斯看自家契约兽伤的并不深,只是表面的伤痕,喷两天药就能痊愈,一手在它身上安抚着,盯着对方怀里那只看似乖巧温顺的白团子看了几秒,这才开口道:“我输了,很感谢你今日的应战,让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一旁同样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的老师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学校派他们过来是护持这场比斗的,结果两个对战的人没什么事,契约兽却发生了这样的状况,怎么说他们都有些责任。但是眼前的情况实在太诡异,让他们相信一只白灵兽抓伤噬金豹,那简直就像是一只猫抓伤了老虎一样稀奇。

    波尔宁学院的金恩老师略带抱歉的朝着赛迪斯道:“这是我们的疏忽,如果需要,我们事后可以调转监控看看事发经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只契约兽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打起来,但这其中的原因,金恩并不希望赛迪斯继续追究。阿诺这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要不是当初星联军校抢人,他自己也有意愿,阿诺说不定就是自己的直系弟子了。阿诺的品性他很了解,绝对不会暗中示意契约兽做出偷袭的事情,而且就算他让自己的契约兽攻击,白灵兽能打得过噬金豹?明显不可能,那么这件事的问题恐怕就出在那只白灵兽身上了。

    金恩话里的意思赛迪斯自然听的清楚,如果是别人被老师明显包庇的维护,赛迪斯哪怕撕破脸也不会同意。但他也相信德蒙阿诺的人品,本来也没有打算深究。

    “不用了,只是一场小意外而已。”说完看向德蒙阿诺,余光不经意的扫了眼小白:“下一次,我们带上契约兽再斗一场如何?”

    阿诺摸着怀里的小兽心道:要是带上小白,那画面恐怕美到无法想象。嘴上应道:“好。”

    就在赛迪斯抱着小黑豹转身的时候,小白开口准备吼叫一声,却被安诺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阿诺低头看着瞪着自己的小白,平静中带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咬牙切齿道:“打完了,可以带你去玩了。”

    听到可以去玩,白灼轻立刻欢腾起来了,他赏赐给那小黑豹却没有被带走的果子也不计较了。

    一场众人期待,结局却神转折的挑战就这么落幕了,虽然输赢在比斗的过程中已经成了定局,但没有看到另一方惨败到底总觉得意犹未尽,不过经此一战,德蒙阿诺重伤垂危异能暴动不受控制的传闻也不攻而破。能够将自己异能精准的压制在了四级,还将另外一个实力并不算差的对手吊打,说元帅异能暴动,糊弄谁呢。

    网络上除了对这一场对战中招式的探讨,话题最多的还是两只契约兽。

    【求真相,噬金豹到底是怎么受伤的,真的是白灵兽抓的吗?表示不敢置信。】

    【从那一晃而过的镜头中我居然看到了小黑豹眼中的畏惧,严重怀疑自己眼花了。】

    【难道契约兽也是看人而定的么,别人家的白灵兽只会卖萌,元帅家的白灵兽除了萌,还辣么凶!】

    【靠近小能量罩最近的就是那四位老师,除了两只契约兽,能动手脚的就是那四个老师了,金恩老师跟兰石副院长是世交,不可能做这种事陷害阿诺,波尔宁的卓瑛老师是德高望重的药剂师,向来最温柔,也不可能是她,星联的老师就是广舒阳和费曼了,楼下的,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

    【细思恐极,赛迪斯如果成长起来,未来说不定也是一个人物,如果现在就跟德蒙家因为契约□□恶,那么德蒙家未来就多了个敌人,如果那契约兽真有什么问题,赛迪斯的未来也止步于此,那岂不是将德蒙阿诺恨到骨子里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费家好心机啊!】

    【大家是否还记得第二个视频中跟尤佳尔厮混的貌似就是费家的一个公子哥儿,先不说尤佳尔这个白莲婊,只说抢女人抢到元帅手里了,看来费家的野心不小啊。】。

    作者有话要说:比预计的时间早了点,码完就发上来,兔纸素不素很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