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深渊下的好东西
    皮肤石化的人有十个之多, 这些人都是同一批上山的药农,当看到蒲陀草都枯萎之后,自然会下意识的上前检查, 甚至采了两株下来想要查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枯萎, 结果在下山的时候, 就已经有一两个出现了皮肤表面石化的现象。当所有人员回到镇子上时, 情况最为严重的已经无法行走, 是被人轮流扛着下来的。

    经过观察之后虽然可以确定如果不碰触那枯萎的蒲陀草就不会得这种怪病,并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染, 但镇长还是将那些人集中在一起。可惜不管用了什么办法, 那些人的皮肤还在持续的石化中。

    镇长将两人带到了屋鹏, 里面的气味不太好闻, 十个人都躺在各自的草床上,露在外面的部分只能看到石头的灰白色, 乍一看都不像个活人。虽然知道不会传染, 但镇长还是叮嘱道:“你们也小心一点,这几人就是这次的伤员,他们都是碰过枯萎的蒲陀草才会这样的, 之前你们学校来的人将那蒲陀草带走了,说是研究出治疗方案之后会再来的。”

    除了几个昏睡着,清醒的人全都激动的朝着进来的这两个看起来就相当不凡的人看去,又有人来了,是不是有治疗办法了?

    凤左走上前将每个人的情况都一一查看了一下,最为严重的除了眼睛还能动,整个人都像是被封在石壳中,所有的一切都需要旁人帮忙,否则只能等死。

    在凤左查看的时候,阿诺自然也没有闲着,两指点在距离他最近的那个伤患的手腕上,分出一丝灵力探入那人的身体里,最终的结果却让他皱眉。凤左收起检查的仪器,见到阿诺的古怪动作微微挑眉,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阿诺道:“内脏也有了石化的倾向。”

    凤左这还真有点意外了,跟他用仪器检查的结果一样,凤左知道阿诺在域外赛也是有些收获的,也不再多想,而是朝镇长道:“我想学校的老师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带着治疗的方案来,应该是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听了这话,镇长的脸色整个变白,整个屋鹏顿时陷入了绝望。连那么厉害的学府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那他们真的只能等死了。

    阿诺朝小白传音道:‘你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情况吗?’

    趴在阿诺胸口只耷拉出一颗脑袋的小白百无聊赖的打了个打哈欠,这才道:‘脆弱的凡人和凡草虚不受补,所以都要死了。’

    阿诺道:‘所以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那股很霸道的力量就是那能淬体的黑晶石散发出来的?’

    ‘嗯,就是那东西的特性,强化了他们的身体,可惜他们不懂得吸收,所以变成了石头人,再过不了多久,这些人都要死。’

    阿诺想了想,道:‘也就是说,解决他们这个问题的办法要么是帮助他们吸收,要么就是将他们身体里的那股力量吸取出来,就像你将我体内虫皇的力量吸出来一样?’

    白灼轻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不说你还没这个能力,就算有,你当是什么东西都能吸的吗。’

    阿诺不再说话,那边凤左却是看了阿诺一眼,便朝镇长道:“这次我们来的主要目的是看看这里的情况,然后看能不能将辐射源头给解决了,镇长知道哪里的蒲陀草枯萎的最多吗?”

    镇长给他们指了个山头:“山上有平地,你们可以开车飞上去,从山上往下就会容易一些。”

    凤左点点头,取出光疗仪,放了几颗能量石递给镇长:“虽然没有多大的作用,但还是能令他们好受一些,这个就留给你们吧。”

    半的价格,更何况使用时还要消耗能量石,那还真不是他们能够负担的起的。要如果不是不忍心看到村民这么痛苦,这么贵重的东西他还真不会收。

    虽然有些遗憾没有对那几个伤患有什么帮助,但他们这次任务的目的也不是治疗,于是将情况打探清楚后,直接动身朝着那山头飞去。

    越是靠近山峰,原本还无聊的昏昏欲睡的白灼轻越是精神。当悬浮车一落下,白灼轻就蹿了出去,跑了两步又掉转回头扑到阿诺的身上,传音道:‘你跟这家伙去找那个什么黑石头的,我去找我的东西。’

    阿诺闻言蹙眉道:‘你的东西?什么东西,待会儿我陪你去。

    白灼轻又从他身上跳了下去:‘你去办你们的事就是了,如果有危险我能感觉到的,会在你们死翘翘了之前来救你们的!’话音还没落,转眼就跑不见了

    他发现的宝贝自然是他的东西,如果是阿诺一个人他当然是没问题,但是现在还有个外人在,这种时候只要不是敌人,事先没有谈好的,惯例是见者有份。但这个人又是个普通的凡人,根本用不到,带他去了分了宝贝,万一嘴巴不牢靠怎么办。反正他们的目的是那个黑石头,那就让他们自己去找黑石头,他去找更好的宝贝,两不误!

    凤左见阿诺的契约兽一下子跑掉了,诧异道:“你平时难道一直关着它吗?一到郊外就放飞了。”

    阿诺直接道:“我们走吧。”

    白灼轻眨眼间就跑了老远,然后一个瞬间直接变成了一个白衣少年。虽然兽态在这种山间更适合活动,但到底没有人形时直接飞行来的方便。几个呼吸间,白灼轻寻着散发着浓烈灵气的地方找来。从天上看去,那就是一处一眼见不到底的深渊,而那灵气就是从这下面溢出来的。

    白灼轻缓缓落地,观察了片刻之后,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正准备飞下去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大喊了一声:“别过去危险!”

    附近有人白灼轻自然是早就知道的,不过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凡人,他当然不会放在眼里,却没想到这人竟然有胆量出声,他现在可没有收敛周身的气息,凡人见了他应该会本能感到畏惧危险才是。

    出声的那人年纪似乎也不太大,跟阿诺差不多,长得特别壮特别黑,看起来挺憨厚。见那少年回头,那人彻底的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好看到他已经无法形容了,简直美的不像人。

    白灼轻见那人叫住他却又不说话,便一挥手,冷冷道:“别多事。”

    那人顺着一股力道被推了好远,直到撞到一棵树上才停了下来,再一抬头,已经距离那处断崖很有一段距离了,而站在崖边的那人刚好跳了下去。

    以白灼轻的速度也飞行了一会儿才见底,那下面除了零碎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再就是不少人和兽类的枯骨,荒凉一片,连一棵草都没有。白灼轻环视了一圈,手中一柄散发着森冷寒气的银色长剑破空而划,凌厉的剑气四散开来,满地碎石顿时被震的直接开辟出一条道路来。而那手握长剑的人却丝毫不受影响,甚至连那及腰的长发都未乱过一丝。

    这时一道无形的波动一闪而过,很快在那剑气弥漫中消逝无形。但白灼轻要找的就是这道波动。看向刚才有动静的地方,白灼轻微微勾了勾唇,真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禁制。

    德蒙阿诺说过他们祖先是在另一个星域中,后来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才逃难到了这个星域,繁衍了上万年才有如今繁盛。但是现在看来,这片星域几十甚至上百万年前,曾经有过修士的存在。

    关于这一点他其实早该想到的,这里的能量石就是灵石,一个会产灵石的星域,怎么可能没有修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全部灭亡,而那时候的文明全都荒废在了星球的变迁当中,仅剩的大概都是那时候修为较高,又设下了禁制封存的遗迹。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么现在一道道禁制承受不起时间的消耗逐渐的暴露了出来,又有一批人从舒阳子的地宫中得到了不少关于修士的物品,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道轮回。当年那些修士被灭绝,却又留下了一线生机,也许那一条被封存的道已经开始苏醒了,人类恐怕要经过很大一场动荡才会进入道法的正轨。

    白灼轻不禁望向天空,天道轨迹,万物自有他的道,因果相承,一切因缘皆是有始有终。那么他意外来到这个异世的因缘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上万年平安无事,偏偏在他来了之后道法苏醒。

    总听族长说万物有道,那自己的道,到底是个什么道。

    白灼轻费神的想了会儿,然后觉得想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多余,管他什么道呢,他又没指望能够飞升成仙,有生之年如果能回到荒一大陆都是奇迹了,先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再说吧。

    从洞府中取出数面小黑旗,手腕一扬,那小黑旗乖巧的落在空中几个点位上。如果就这么直接破除禁制,封存了不知多少年的灵气将会一飞冲天,距离这里不远的凡人小镇恐怕都会受到波及。灵气尽管是好东西,但也并非人人都能消受的,他可不想沾染这种意外的因果,还是做好防护比较好。

    正如白灼轻所料,当禁制之眼被他一剑破除,一股磅礴的灵气恨不得要将整个天给捅破,连大地都狠狠震动了一下。那几面小黑旗同一时间飞起,结起大阵,将所有的灵气吸收的一干二净。原本黑沉的小旗瞬间变得金光四溢,愉快的围着白灼轻打转。

    白灼轻接连几下再次布下结界,手一摊开,那散发着金光的小黑旗乖巧的落在了那白皙的手掌上。

    “放心,以后会经常放你们出来吃饱的。”说完就将充满了灵性的小黑旗收了进去,自从他老爹将这几个小黑旗给了他,从来都没有吃饱过,真是可怜极了。

    那破除了阵眼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深坑入口,白灼轻收好小旗子,身形一闪,飞到了入口处。向下看去,一汪碧绿的灵泉正在深坑下面,灵泉四周满是红彤彤的灵果。白灼轻舔了舔嘴巴,果然是好东西,赶紧下去收了然后去找阿诺,趁着天黑之前要让阿诺去捉一头异兽,撒点灵粉,又是美味额一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