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小白是个小酒鬼
    凤左以为阿诺的契约兽就是跑出去撒撒欢,很快就会跑回来,直到他们找到了冥虫的踪迹和虫洞的入口,那只跑了的白团子都没回来。凤左不由得看向阿诺:“不把你家那小家伙喊回来?冥虫是群体活动的习性,待会儿我们把冥虫引出来,你让你家小白带着冥虫跑远一点,给我们争取点时间摸清下面的东西。”

    冥虫的飞行速度极快,远不是一般契约兽能比的,哪怕一些以速度著称的风系契约兽在冥虫跟前也是分分钟被啃成骨头渣。凤左并不知道小白的速度能有多快,但即便速度不快,十二星契约兽的威势也能将其镇压一下,这也是凤左选择阿诺合作的原因。否则那些跟他实力旗鼓相当的人,哪怕是十一星的契约兽,也没那个本事跟冥虫群抗衡。

    阿诺直接无视了凤左的话,他当然想把小白叫回来,但那也要他有那个本事把小白喊回来才行啊。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只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小香炉,往里面放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子,当小药丸滚入了香炉中后,香炉却是无火自燃,片刻后一阵阵清香从中飘散出来。

    阿诺拎着小香炉道:“先用这个试试。”

    凤左见状也并未阻拦,阿诺的野外实战经验比他丰富,对冥虫的危险认知肯定比自己更清楚,自然不会去做无用功的事情。两人慢慢靠近那洞穴,四周一些零散的冥虫像是被什么压迫住了一样,纷纷的逃开。

    凤左着实有些意外,凤眼微眯,不自觉的勾出一抹魅惑的弧度,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冥虫的克星啊,要是之前他知道有这玩意,还找什么人合作,自己一个人就来了。

    阿诺道:“驱虫丹。”

    凤左等了片刻,见阿诺没下文了,嫌弃的瞪向他,不过洞中黑漆漆的,只有一抹照明的微亮,他又是走在阿诺后面,瞪视无果,只好开口道:“这是新的药剂?你准备了多少,这个效用能维持多久?”

    阿诺道:“这是丹药不是药剂,大概能维持六个小时,我只有一颗。”

    凤左顿时不说话了,他要如果不是过了域外赛限定的年纪,说不定也有机会进入到那传说中的地宫中。只可惜这莫大的机缘与他擦身而过。他虽然十分好奇丹药,但这种东西现在还是挺敏感的,为了接下来的友好合作,还是不提为妙。

    两人顺着洞中的通道一路向下,时不时传来冥虫煽动翅膀的声音,似乎是因那驱虫丹的气味蔓延而在往更深处逃离。两人的速度并不算慢,但也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这一直向下的路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两人不得不停下,凤左道:“你的这个驱虫丹只有六个小时的时效,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如果我们再走一个小时也走不到尽头,那就必须返程了。”

    阿诺却道:“不用一个小时,我们已经快到了。”

    凤左一愣,阿诺道:“我听到水声了。”说完继续朝前走去。凤左连忙跟上,仔细的听了听,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和冥虫时不时传来的声音,他什么都没听到。两人又走了大半小时,眼前这才渐渐开朗起来,洞道不再是狭窄的只能弯腰通过,而一些石块或者石壁上生长着只有地底深处才会生成的石母晶。

    凤左伸手拔了一块下来,仔细看了看:“你说咱们是不是走到了地心了?你看这颜色深得发黑,没个几亿年,不会沉淀成这种色泽。”

    “到了。”

    正在研究这些石母晶的凤左听到阿诺的话下意识抬头,见阿诺弯腰从一处半人高似乎是刻意被人破开的石壁处钻进去,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一道跟了进去。

    穿过那石壁,两人怔怔的站在原地,这处石洞大到不可思议,有一条地下暗河,在河道的最中心的地方有一方土地,一棵参天大树直冲天际,那棵树巨大到二三十人都未必能够将这棵树圈住。而在树顶上只有微弱的一点光亮,只因这洞太深,深到外面的天光照射进来都只剩零星一点。

    “太神奇了,这么深的地洞中竟然有一棵生长的这么茂密的大树,也不知道从那大树爬上去会到哪儿,如果我们不是从虫洞口进来的话,想要找到这里来还真不容易。”

    阿诺没有说话,放出神识开始查探这里哪里的能量波动最为明显。而凤左也担心药效过后冥虫会席卷而来,连忙取出仪器寻找这次最终的目标。两人虽然采用的方法不同,但寻到的地方却是一样的,那棵树的树心处。

    两人对视了一眼,取出机甲直接飞到了那参天大树上,可是飞上飞下来回翻腾,除非将这棵树给劈开,否则还真没办法动到树心。凤左再次将仪器取出绕着整个洞穴都飞了一圈,最终显示的能量方位依旧是在树心,忍不住有些蹙眉道:“我祖父的手札上曾经提到,普通人沾染上黑晶石的能量后,身体便会石化,而黑晶石却是冥虫最喜欢的食物之一,除此之外别的植物若是触碰或者沾染上黑晶石释放出的能量便会枯萎而死,可是阿诺你看,这棵树如此茂盛,没有丝毫的枯萎迹象,而且看这大小,也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我们也许找错了地方。”

    凤左一边来回观察这棵大树,一边道:“也许我们真的找错了,根据那些镇民的情况来看,他们一定是沾染上了黑晶石的能量,也许那黑晶石并没有多大一块,所以被这棵树里面藏着的某样东西的能量给遮掩住了。”

    凤左摸了摸那粗壮的树干,转头朝阿诺道:“要不我们想办法劈开试试?”虽然这棵树巨大无比,但他们两人联手,费点功夫还是能搞定的。

    就在凤左话音落下,那棵树猛地一颤,然后释放出强大的威压,将两人狠狠的震开了。凤左反应没有阿诺快,直接被震到了石壁上,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断了,疼的半天爬不起来。

    阿诺在大树有反应的同时就已经察觉到不妥了,下意识的展开气场防护起来,尽管没有像凤左那样狼狈,却还是被逼的离开了河道,回到了刚才进来的地方。而阿诺手中提着的小香炉却被撞翻,里面还没燃尽的丹药滚落了出来,咚地一声,掉进了暗河中。

    两人见状脸色一变,几乎是同时取出机甲,打算沿着大树从顶端的缺口处飞出去。他们进来的通道自然是不能走的,有一段路要弯腰匍匐前进,他们要原路返回只能是找死。

    还不等他们飞到大树的一半高,从树顶上传来了密集的嗡嗡嗡声。两人抬头一看,密密麻麻的冥虫如密网一般的铺盖而来。两人连忙转身飞落回去,将机甲收起,直接靠着异能防御。那冥虫最爱吃各种稀缺矿石,机甲的材料只会是它们的盘中餐,穿着机甲战冥虫,无疑是最找死的一种行为,还不如靠自己的异能硬抗。

    凤左一条火龙出去就是席卷一片,大堆被烧焦的虫尸簌簌地落下。但比起整群的冥虫,一招下去的只是九牛一毛,更多的冥虫源源不断地朝两人围攻而来。

    凤左恶狠狠道:“我最讨厌虫子了!”

    阿诺专心御敌,这种时候多说一个字都是对体力的浪费。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危机了,很是默契的一攻一守,这样能保持最大的战力,当攻击的那一方消耗过多,便立刻换位,可以借助一边防守一边恢复体力。阿诺朝凤左丢了一个小药瓶:“消耗过多就吃一颗。”

    凤左也不多问,药瓶一收,立即发动异能将自己和阿诺防护的滴水不漏。

    “阿诺!”

    就在两人已经交换了两轮的持续恶战时,突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少年声音从头顶传来。两人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少年仿佛从天而降,精致绝伦的面容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令整个黑沉的洞|穴都好似照进了一片光明,惊艳了时光。那乌黑的长发随风舞动,美的人惊心动魄。

    原本密集的冥虫不知何时让出一条道来,让那少年顺利的从空中落下,直直的扑向了阿诺的怀中。

    阿诺一把将人熟练的抱住,一股扑鼻而来的酒香令他忍不住蹙眉。那抱着他的人还不自知的用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不满的嘟嚷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半天。”

    大概是站着不舒服,又或是兽态的时候抱习惯了,白灼轻一边埋怨一边蹬着腿的往阿诺身上爬,大概想要他将自己整个抱住,就不用靠自己的力量站在地上了。可是蹭了两下似乎发现了不妥,抬起头看着阿诺奇怪道:“你怎么变小了?你变小了还抱得动我吗?”

    阿诺连忙将他已经折腾到快要露腰的衣服拉下,一手搂着他不让他乱动:“你怎么喝酒了,这得是喝了多少才喝成这样?”

    白灼轻噘着嘴巴不满道:“谁喝酒了!”发现自己真的爬不到阿诺身上后,委屈极了:“爬不上去了,抱我!”

    一旁忍无可忍的凤左暴怒了:“我说你们两个秀恩爱也看看场合!”

    耳朵旁有个不是阿诺的人吵吵,白灼轻不耐烦的回头,然后见到不断朝他们扑来的黑虫子,厌烦道:“吵死了!”手一挥,密密麻麻的冥虫群瞬间化为了灰烬,周围安静下来后,白灼轻又蹭回了阿诺的身上,拉开阿诺的衣服想要爬进去。

    凤左看的目瞪口呆,这少年是谁,要不要这么牛逼?!他们整整恶战了两三个小时,结果就被这少年一挥手搞定了?!一回头,见那少年竟然在扒拉阿诺的衣服,连忙识趣的捂眼睛:“那个,你们继续,我去一边恢复一下。”说完直接躲到了一个角落里眼不见为净。阿诺真是何德何能,有个那么厉害的契约兽,又有个这么牛逼到逆天的小爱人,怎么世界上的好事全被他给占了呢!

    阿诺担心再任由小白这样爬,一个不满会直接在这里变身,连忙取出一张床,一把将小白抱到了床上。终于不用花自己的力气站着了,习惯的在阿诺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白灼轻就这么抱着阿诺开始呼呼大睡了。

    一手轻拍着小白的后背,阿诺微微低头看着卷缩在他怀中的人,忍不住微翘嘴角。尽管醉的一塌糊涂,倒是还记得来找他,没有随便找个地方睡。不过竟然一个人在外面喝成这样,想不到这小东西还是个贪杯的小酒鬼,以后一定要看牢了。

    没听到那边的动静,那个似乎喝懵了少年也没再吵闹,凤左偷偷的回了个头。然后看到了一张与这山洞格格不入的高床软枕,还有那搂抱的睡在一起的两人。稍微动了动,屁股下的石头硌着疼。刚刚还生死恶战,现在竟然摆出床直接睡了,这画风实在是变得太奇怪了!竟然在空间钮有限的空间中放了这么大一张床,真是土豪。最讨厌秀恩爱的土豪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