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无辜躺枪的阿诺
    三人从洞|穴中出来时, 天光已经大亮了,折腾了一天一夜,总算是收获不小。而没了雷神木气场的遮盖, 两人很快就顺着仪器上能量的指示在山溪源头, 一处微微开裂的地缝中看到了一抹黑色。

    大概是这一带曾经有过地震, 所以将埋藏黑晶石的地方震出了裂缝,黑晶石的能量外泄, 吸收了黑晶石能量的蒲陀草因此枯萎而死。如果只是碰触了枯萎蒲陀草的人也许并不会石化的那般严重, 只是蒲陀草性子比较霸道,在它生长的周边几乎没有其他植物的存在, 又喜欢长在陡峭的石缝当中。那群药农上山采集蒲陀草的时候也许曾经从这里路过, 普通人不像异能者,没有一点防御力不说,身体也并没有经过异能的强化, 所以沾染上了一点就彻底石化只能等待死亡了。

    凤左道:“等将这黑晶石取走,这一带的辐射源应该就没了, 虽然现在蒲陀草大量死亡, 明年应该会好一些。”

    白灼轻一边抱着阿诺给他准备的果汁一边道:“你们取走这个之后, 蒲陀草只会一年年的减少,直到这里再也长不出来。”

    凤左一愣,问道:“为什么?蒲陀草的生长跟这个黑晶石有关?那为什么沾染了黑晶石的能量,蒲陀草会死?”

    “过犹不及不知道吗?一点点的能量会让它们生长的茂盛,太多了自然就枯萎死掉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凤左试探着问道:“那是不是表示,只要生长着特殊草药的地方,都会有些特殊的宝贝?”

    白灼轻摇头道:“是也不是,这种事情哪有那么绝对性,只是凑巧这次被你们遇到了而已。”

    阿诺拿出能量剑,看向白灼轻道:“如果切下一块继续埋在这里,对蒲陀草的生长应该影响不大吧。”

    白灼轻笑眯眯的看向他:“试试不就知道了。”

    以对小白的了解,阿诺直觉似乎没什么好事,想着大概切开这黑晶石之后会发生什么令他措手不及会丢脸的事情,所以在动手前做足了准备。但是他发现自己想太多了,因为真正令他丢脸的,是他根本切不开这个黑晶石,无论是能量剑,还是小白给他的灵剑。

    凤左也亲自去试了试,他可是火系异能者,配合着自己的武器,不说无坚不摧,但再坚硬的东西他都能砍出一道口子。可是这石头真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当真是纹丝不动。

    看够了戏,小弟到底是自己人,丢脸太久也不好,白灼轻便亲自动手了。两指并拢,随意的一划,那黑晶石直接分为了三块。那切面光滑如镜,在黑晶石分裂的瞬间,一股霸道的能量朝四周散开。白灼轻立即掐出手决,将能量全都封存其中,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前还特别不凡,就连靠近都要展开防御的石头变得平淡无奇。

    白灼轻道:“埋一块下去,剩下的两块你们一人一个,我已经将里面的能量封存住了,只有泡在药剂中才会溢出来,所以普通人触碰也不会再有问题。等里面的能量全都吸收完毕之后,黑色会全部褪去,平时不用的时候,多放些能量石在旁边,能维持的更久一点。”

    凤左幽怨的看了眼阿诺,真是越想心里越不平衡,怎么什么好事都被阿诺摊上了呢,他也好想有个牛逼的不要不要的小爱人。喝醉了也要找过来才肯安心睡觉的小爱人,替阿诺买单,为他寻宝的小爱人,还漂亮的不可思议,简直不能更完美!

    越是接触下来,心里那种羡慕嫉妒恨简直浓烈的要喷火了。不过下一刻,凤左看阿诺的眼神就变了味了。白少的性子应该不会是轻易屈服于人下的,论实力,不说他们两个联手,恐怕再来几个他们这个等级的也只是送菜的份,所以其实阿诺是在下面的那个?如果真是这样,那白少的口味可真重!

    阿诺触及到他的眼神后,眼睛微微一眯,凤左连忙转头朝白灼轻道:“白少应该分为四份,留下一份,剩下的三份我们三人均得才是。”

    白灼轻直接道:“这东西对我来说没用。”他一爪子都能拍成粉末的东西,怎么强化的了他的身体,也只有这个阶段的阿诺还能用一用,再过段时间,就连阿诺都用不了了。不过剩余的能量大概还能留给阿诺的爸妈用,倒也不会浪费。

    凤左嘴角一抽,他真的很好奇,这位白少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一般人还能从周身的气场上察觉出来一点点,但是白少,只要他不动手,简直就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凤左刚拿起铲子准备将黑晶石埋一块下去时,突然想到一直遗忘了的事情,连忙朝阿诺问道:“你家小白呢?怎么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正在喝果汁的白灼轻微微一顿,忍不住看向阿诺。阿诺神色平静道:“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凤左撇撇嘴,真是元帅不急,急死小兵。

    阿诺看了眼凤左,伸手牵住白灼轻,朝凤左道:“你回去的时候顺带去告知一声镇长,我们先去找小白了。”

    凤左顿时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不就是想要二人世界嘛,我懂。”见两人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踪影,凤左下一秒才意识到问题,但是那两个家伙早已跑远了,看着还没开始填的深坑,凤左忍不住仰天怒吼道:“阿诺你个没人性的!我没悬浮车你让我怎么下山!!”

    他可没阿诺那么土豪,一个空间钮装了悬浮车还能装机甲,他只是个穷人啊!

    已经飞速离开山顶的两人还是听到了凤左的怒喊,白灼轻道:“他说他没车。”

    阿诺十分没有同学爱,冷漠无情道:“他有腿能走,有机甲能飞。”

    白灼轻一想也是,也不再管凤左,直接一个闪身,一只小白团子愉快的迈着四条小短腿快速的跑了起来。见小白那小小的身影转眼便要消失在山林间,阿诺连忙运起还未掌握的太熟练的灵力飞身追了上去。

    白灼轻见阿诺虽然远远的跟在后面,但至少没有跟丢,便大笑道:“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请你吃灵果!”

    后面的阿诺不说话,嘴角噙着笑,速度却是加快了不少。见前面的小白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自己,嘴角的笑意更浓。也许偶尔这样换换环境也不错。

    不过事情并非像阿诺所想一味的玩闹,两人就这么飞驰着离开了蒲陀镇,直到来到一处山涧密林才停下,然后就开始了阿诺的苦修。每天不压榨干最后一丝灵力小白就不允许他停下,等他灵力全无时,小白就把他拎到一处他们来了之后才开凿出来的池子中。截断上面的溪流,堵住下方出水口,丢进黑晶石,然后在池中滴上一滴乳白色的液体。

    阿诺每次泡进去都觉得浑身像是被针扎似得疼,但每次疼痛过后又是前所未有的舒坦。他能从每天跟小白过招的过程中感觉自己的进步和肉体的强化。可以说就这仅仅几天的苦修,令阿诺有了一个脱胎换骨似得转变。

    可惜再美好的日子总会有个头,他也不可能就这样跟小白一直呆在无人的深山里,当小白正在列数今天想要吃的异兽时,阿诺只能遗憾道:“我们该回去了。”

    正兴致勃勃的白灼轻顿时趴在了石头上,原本迎风招展的白毛都似乎塌了下来:“哦。”

    阿诺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我答应你,以后有机会,我们经常这样出来玩。”

    白灼轻心道,好多网友都说,男人永远是说的比唱的好听,不可轻信。不过他们也是出来玩了挺久的,他都好久没有上游戏了,的确该回去了。不过两人都没想到,等着他们的不止是已经出关了的父母,还有整个主盟星的群众。

    政权四大家是四大帅,但是帝国还有另外四大家被众人仰望,那便是四大豪。如果将整个帝国的经济看作是股份的话,那么这四大豪门最起码分别掌握着百分之四五左右的经济命脉,可想而知这四大豪门的财富惊人到何种程度。

    不管是哪个时代,都是钱权不分家的,德蒙家自然也有财力依仗。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当黄家上一任家主亡故之后,德蒙家跟黄家的经济来往已经逐渐的在变少,这也是为何后来阿诺差点连自己手里那点兵力都养的拙荆见肘的原因。任何事情总要有个过渡的过程,那时的德蒙家正好就在这个过渡期间。

    哪怕黄家要脱离德蒙家,这也是个循序渐进的事情。双方家主心里都清楚,合作随着上一任家主的逝世已经不那么牢靠了,但至少不至于交恶。也许是背后有人推动,也许是这次黄家的队伍没能幸运的进到地宫中,于是动了歪心思。

    黄家继位的这一任家主有个独子黄纵安,从小天赋了得,能力出众,算是黄家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年轻人。前不久这个黄纵安修炼出了意外,异能暴动,情况危急到无法控制。黄家的家主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直接求到了德蒙家。当初德蒙阿诺不也是异能暴动,甚至被诸位大佬直接判了死刑。但是现在,德蒙阿诺依旧生龙活虎,还从域外赛中得了不少的宝贝回来。他不求其他,只求能平复儿子的异能暴动,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可以。

    但平复德蒙阿诺异能暴动的是白灼轻,兰石馨知道这件事,却不能说,就算说了,那白灼轻跟黄家又是个什么关系,凭什么去帮你。更何况,现在阿诺跟白灼轻都不在,他们也找不到人,说了也白说。

    那黄纵安注定是个短命的,前后不到三天,异能暴动死了,根本没能等回德蒙阿诺。于是黄家就此恨上了德蒙家,政权上他们插不上手,但经济上他们可操作性那就太大了……a01a0380ca3c61428c26a231f0e49a09

    我们黄家旗下的东西一律不卖给德蒙家的人,我自损一千也要伤敌八百,就为了出心口这恶气!哪怕他们区区商人跟一方大帅对着干完全是不理智的行为,但他死了唯一的儿子,以后还能不能生出一个这么出色的孩子都不知道,留着那堆积成山的财富做什么,以卵击石他也干了!

    不过黄家以为断了一部分经济的德蒙家此时肯定焦头烂额了,哪怕你是一方大帅,没了星币,你也撑不起一支强军。可惜才出关不久的德蒙赫显然没有如他的意,反而悠哉的准备着返回域外的事情。

    兰石馨担忧道:“你把这烂摊子丢给阿诺真的好吗?黄家尽管只是一介商人,但实力也不容小觑,阿诺到底还年轻,对上黄家这几千年底蕴的家族,恐怕也讨不到好。”

    德蒙赫笑着宽慰妻子道:“谁年轻时没栽过跟头,要是黄家真的能令阿诺摔一跤那也值了,让他知道不是他老爹是大帅,他就天下无敌了。想要成长,总要经历些事情,现在我们还能给他撑着,不至于毫无退路,现在不放手,以后不得不放手的时候就晚了。”

    黄家的事情的确不太好解决,但就是因为不好解决,所以德蒙赫干脆放手给阿诺,想要看看他会如何解决这种无端飞来的麻烦。不过他千算万算,算漏了一个护短的白灼轻。从来只有他给别人飞来横祸的,哪有人让他无辜躺枪的。

    http://mmwigs.com

    了解白灼轻性情,又时刻关注着这件事的廖少杰仰天无奈,为何要招惹上这样一个杀星,姓黄的,你们死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请问存稿哪里可以买,我急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