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0章 空虚寂寞的小白
    太空舱中, 阿诺挂掉了边城传来的紧急通讯, 一旁的张海山便好奇的问道:“那个吸血虫就是那个太空生物?是新发现的一种虫类吗?”

    阿诺嗯了一声,回头看小白正趴在准备好的柔软窝里闭目养神, 眼神不禁柔软了几分。原本他是想将白灼轻以人型带来的, 这样有什么事情也更方便一点。但他更想时刻将他揣在自己身上,不管走哪里都能兜在自己怀里。尤其是, 他不想见到有人用垂涎的眼神去看他的小白。

    小白长得好这是整个帝国都知道的,几次小白来到军营, 就让这群大老爷们直接看直了眼。不过好在军营里除了训练还是训练,都没什么好玩的,小白也只是宣誓主权的过去晃荡了几次就没兴趣了,还不如以兽态去林子里祸害异兽。

    不过就是那么几次就被人给惦记上了,他哪里还放心让小白一晃就是个把月, 上了飞船没有个把月肯定是下不去的,小白又不是能在房间里关的住的性子, 一想到那种身边围了一堆苍蝇的画面, 即使知道他们有心无胆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但还是很令人不爽。

    这会儿见小白乖乖的趴在他的身边, 顿时整个心都软了, 伸手将那小小刚刚可以够小白打个滚的窝抱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然后被小白的尾巴抽了一下手背, 阿诺忍不住微微勾了勾唇角。

    一旁的张海山看的嘴角直抽的,一种新型的太空虫不见了, 还是在主盟星上不见的,要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绝对不亚于域外防线被破。而他们的元帅竟然还有心情逗弄自己的契约兽,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元帅吗!

    大概是张海山的怨念太过强烈,惹得阿诺抬头看了他一眼,张海山连忙轻咳了一声移开了目光,片刻后还是忍不住道:“元帅不担心主盟星吗?听闻那吸血虫特别厉害,虽然形态不大,但杀伤力极强。”

    阿诺淡淡道:“与其担心那么远的地方,不如好好操心一下我们失联的士兵,放在星联的吸血虫下落不明,你当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吗,何必为了那群野心家去费心,总有一天,他们将自己的家园彻底的闹腾没了就安分了。”

    虽然主盟星是帝国的核心生命星,但张海山也并没有显得多么关心,整个帝国又不是只有一支德蒙军。正如德蒙阿诺所言,能在星联干出这种事的也就那几股势力,就是不知道盗取这样危险的吸血虫目的何在。听说现在费家和凤家闹得不可开交,前不久黄家的事情才平息下来,紧接着又风|波四起,恐怕就是近段时间接连的动荡,引得有些人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而且自从修士遗地暴露出来之后,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有些事还真是不好插手。幸好元帅见机快的回到了边城,否则吸血虫失窃,这追查的事情说不得就落到了元帅的头上,这浑水真是不蹚也得蹚了。

    白灼轻在窝里翻了个身,见阿诺还在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摸着,脑袋一扬,一口咬住了他的手。那尖锐的牙齿磨在阿诺的指腹上,引得阿诺心口微微发麻,低头见小白紧咬不放,阿诺顺势将他抱了出来,顺了顺翻滚的有些乱糟糟的毛,从空间钮中取出肉干喂到他的嘴边。

    b

    从思绪中回神的张海山耸了耸鼻子,光是闻着气息就觉得气海一阵翻腾,那肉干也不知道是多少星异兽的肉烧制成的,光是闻着就感受到了那充沛的能量,他也好想吃一根。不知道向元帅讨要他家契约兽的零嘴会不会被打死。

    不过还没等到张海山厚着脸皮上去讨要,飞船就发现了宇宙中一股异常的波动。这附近就是救援号消失的地方,不过具体是从哪里消失的他们也不清楚,只能来回在这里巡查。现在突然有了发现,整船的人瞬间变得忙碌了起来。

    白灼轻见阿诺跑去那一块块悬浮屏幕前看着那乱七八糟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字符数据,伸出爪子将那小窝旁边的一个按钮按下,原本半开的小窝瞬间变成一个舒服的摇椅,一边躺在摇椅上啃着肉干,一边看着那群人不知道忙碌个啥。

    白灼轻玩不懂那些仪器设备,也听不懂他们说的那些什么星域坐标,一长串的数据,怎么密度重压的,见到阿诺在忙,他吃完了肉干也没有去打扰他,轻轻松松的从台子上跳了下来,迈着悠哉的步伐自己找乐子玩去了。

    虽然是军用飞船,但有时候出个任务短则数月,长则好些年都有,有时候要在飞船上呆很久,行驶中的飞船除了能与自己的基站台联系,也没办法连上全息世界,所以内部网络和娱乐设施其实还是有的。当白灼轻百无聊赖的将所有的娱乐游戏玩了个遍,一直围绕在附近打转飞船突然停住不动了。

    除了每天喂食时准点出现交流一下,就连休息时间都是抓紧时间修炼不带躺床睡觉的。自从来到这个异世,白灼轻基本都是跟阿诺在一起,就算是去操练,每天晚上都会陪他睡觉,忙到像现在这样几乎没有过。趴在床上看着阿诺换好衣服,见自己看他,便走了过来低头朝他额头一吻:“乖乖的,不要再去折腾别人家的小崽子了,昨天又有人跟我诉苦,说你将人家的契约兽毛都撸秃了。”

    白灼轻翻了个身,背对着阿诺,将藏在被子里的尾巴握在手里轻轻抚摸着。被他撸秃毛的是一只三尾狐,那雪白的三条大尾巴被他家契约者打理的十分漂亮,还敢摇摆着它的大尾巴跑过来跟自己邀宠,还敢跟自己讨要肉干吃,果然狐狸就是心眼多,不给点教训的话说不定把那听话的几个都给带坏了。

    阿诺不知道白灼轻心中所想,见他翻身背对自己,以为这是被念叨的不高兴了,不过他也就只是随口一提,毛而已,秃了也能长出来,并不影响什么,于是将被子一掀,从后背将他搂住翻了过来,一手轻柔的抚摸着被他抱在怀里的尾巴道:“我知道船上有些无聊,最近这些天我们在破译发现的信号,会停在这里不动,要是无聊了,我陪你去外面飞着玩一圈好不好?”

    白灼轻嫌弃道:“外面黑漆漆的有什么好玩的。”

    阿诺低头吻住了那双嘟嚷着不满的双唇,似乎想要将这段时间的损失给狠狠的吻回来,不过可惜的是时间不允许他尽兴,将小白给吻的晕晕乎乎之后,这才将被子拉了拉给他盖上,莫名遗憾的往主机舱走去。

    白灼轻见阿诺走了这才在被子里扭了起来,好一会儿等尾巴根不痒了,这才停了下来,看着窗外一片漆黑中密布的银河星点,眼神无比哀怨,阿诺不陪他玩的日子好寂寞。

    看着眼前的星布图,阿诺看向激动的无法冷静下来的舰长:“你是说我们现在已经置身在一片星云当中了?”

    那舰长连连点头:“就在我们眼前,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壁障,只要穿过这个壁障,恐怕就是无数的小型星球或者陨石碎片,只是我们运气好,因为救援号就是在这一带消失的,所以一直前进的十分保守,这才察觉到了异常停了下来,昨天晚上我们破译出来的信号就是从前面传过来的,出于试探,我们已经放出无人机前往查探,但是十架无人机直接在我们的眼前消失,并且我们已经查探到星云的波动了。”

    阿诺凝眉道:“也就是说求救信号也许不是假的,救援号也是意外的进入前面这片地方暂时出不来?”

    舰长也不太敢打包票,只是保守道:“初步预测是这样,但十架无人机也直接失联,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无法得知。”

    阿诺点点头,转头朝张海山道:“多尝试几种办法,能探测清楚最好,如果探测不到,只能由人员进去亲自查探了。”

    这个不用阿诺吩咐张海山就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了,在宇宙中像是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尤其是也许一个不经意就会撞上宇宙黑洞,这也是宇宙最为可怕的地方,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如今找到了问题所在,证明他们的救援号只是迷失在大自然中,并不是被人为的伏击,剩下的只要找到正确的进入方式就行了。

    不过可惜的是尝试了多种方法,最终只能确定,进入了那片神秘的星云当中后并不会立刻遭遇生命危险,这还是各种仪器设备尝试无果,阿诺只好找小白要了一个命牌,用飞船上蓄养的异兽实验出来的。

    最终阿诺让张海山留在飞船上镇守,自己带了二十人驾驶着一搜小型飞船亲自前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