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计划人工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为了机遇的停留
    更新等等就来啦, 爱你们(づ ̄ 3 ̄)づ  根据这个土著这几天不管走哪儿都将自己带着这点看来,白灼轻也知道他不会放任自己一个人泡澡,所以也就是拍了几下水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不过显然被这家伙当做是见了水欢喜的嬉闹, 还被人一捧水从头淋了下来。白灼轻表示不跟他计较, 晃荡着爪子准备游远一点, 结果被他一把给捞上了岸, 然后挤出香的刺鼻的东西往他身上抹,搓的他满身的泡。

    大概是之前那一爪子还心有余悸,搓他爪子和后背的时候很是自然, 到了肚子和尾巴则是小心试探了一下。白灼轻有了防备,再被他碰也就不会条件反射,也就顺着他搓揉了。等洗干净身上的泡泡再次被放进了水里,白灼轻一下子划拉游的老远。

    阿诺洗完了小白便开始清洗自己, 从池子里起来, 站在一边被单独隔断出来的淋浴里洗头搓澡, 察觉到一股视线,下意识朝着池子看去。满池白色氤氲的雾气, 汤白的池水里漂浮着一团白球, 越发显得那双圆溜溜漆黑的眸子晶亮显眼。不过此刻这双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哪怕明知它只是一只契约兽,阿诺还是微微感到了一些不自在。手指微微一动,池水顺着一股力量凝聚上升,然后哗地落下, 浇了白灼轻满脑袋,不得不闭上眼睛甩了甩湿漉漉的毛。

    白灼轻轻哼了一声,一头栽进池子里潜起水来。不就是肌肉漂亮点吗,他想要随时都可以给自己捏造一个比那土著更漂亮的身体来,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让看了,小气鬼。

    清洗干净的阿诺重新回到浴池里,靠在池边享受着难得安静。夜深人静,偶尔响起一两声虫鸣,在露天的温泉池中这种安静的确是一种悠闲的享受,不过可惜这种静谧却一直不断的被水声打断。

    原本闭目的阿诺睁开眼睛,看着一时将四肢沉在水里划拉游动,一时又像狗刨扑腾出吵闹的声音,自顾自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家伙,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难得显露出一丝笑意来。

    阿诺手指一动,自己玩的开心的小家伙突然被一股仿佛绳索般的力量牵引,划过重重水阻,眨眼间就到了男人的身边。白灼轻重重的拍了一下水面,瞪着阿诺低呜了一声,然后朝着反方向游去。等到快要触及岸边,阿诺再次将小家伙给拉了回来。反复数次,不耐的白灼轻顿时恼了,直接朝着男人身上扑去。

    早有准备的阿诺顺势将他一抱,直接走出了浴池。

    白灼轻也没挣扎,反正洗干净了,他也游累了。但对于男人刚才的戏耍到底心里不平,于是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磨牙,不过却是省着力道没有将手臂咬破,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阿诺浑然不在意白灼轻的动作,一手托着他,一手拿着毛巾在他身上搓揉着。白灼轻自己咬累了松了口,被阿诺放下的时候张嘴打了个哈欠,趴在柔软的毯子上暖风吹得昏昏欲睡,这被人伺候的日子,可比在山上修炼舒服的多了。

    已经烘干的白灼轻被阿诺放在了他的小床上,带着清香的白毛越发蓬松的像一团白云,感觉随时都会飘起来一般。

    阿诺将房间内务整理了一遍,关灯之前回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小床上乖乖没有乱跑的小家伙,随手将床头一盏幽暗的小灯打开,这才躺回自己床上。

    阿诺从记事开始就是一个人睡,这些天屋里多了另一道气息,这也是他没能安睡的原因。原本阿诺以为怎么样都要花上一段时间适应,倒是没想到自己适应的挺快,甚至听着身边那道柔软的呼吸还感觉到一丝安心。

    侧头看着那一团小身子有规律的起伏着,阿诺至今还有种恍惚,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结契了契约兽,那种背负着另一条生命的责任感让他有些陌生。跟保卫帝国保护德蒙家的使命不同,那条小生命属于自己,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万幸这小家伙算是乖巧,并不算太难喂养,等到再长大点,他们之间的感情再深厚些,情况应该会慢慢好转吧。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持续了一夜而已。

    看着自己满床的狼藉,阿诺蹙眉无语。被子枕头已经不能看了,毛絮满天飞,床单也被利爪撕成一条条的,有些地方甚至抓破了露出了底下的床垫。明显抓挠出的痕迹,凶手根本不用另作他想,而且这小东西也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不知道自己闯了祸,大喇喇的趴在一片狼藉的床上,他不过是去洗漱了一下,一回来自己的房间简直像被造了反的!

    阿诺上前一把将那小东西给抱了起来,将他转过身子面朝着狼藉的床上,道:“这是你做的好事,你知不知道自己闯祸了?”说着将他转过来对着自己,一手托着他的腰身,一手捏着他的爪子道:“我说了爪子痒有磨爪石。”

    白灼轻环顾四周充耳未闻。

    阿诺将他捏在手里摇了摇:“我知道你听得懂,不要装傻。”

    白灼轻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头,满眼的无辜,管你说什么我就是不听,谁叫你居然敢嫌弃我的,活该!

    他睡过的大床每日都会更换床单被套,原本白灼轻以为只是这个人类有洁癖,对于这一点他倒是挺满意的,因为他也爱干净。可是今天早上却没有换,因为昨天晚上他没有在那张大床上睡觉,这么明显的嫌弃不给点教训怎么行!想他堂堂尊贵不凡的大妖,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给嫌弃了,这还怎么忍,当然要下爪子啊!

    如果是几年后的阿诺只需一眼就能明白白灼轻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可惜现在他们还没有同步到那一步,看着不知悔改继续装傻充愣的小东西,阿诺微微眯了眯眼,随即开口道:“既然你不肯合作,那你今天就老实呆在岛上吧,就不带你出去吃好吃的了。”

    闻言白灼轻一双浑圆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不过却强忍着没有朝男人看去,眼里却闪过挣扎。到底要不要让他知道自己听得懂,可是为了一口吃的就出卖自己也太没追求了。但是离开这个岛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这点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就在白灼轻在美食跟暴露之间游移不定的时候,又听阿诺道:“我知道你不是白灵兽,但你是我的契约兽,也许你现在对契约了解的并不深,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忠实的关系就是契约,甚至比我未来的伴侣还要亲密,我们相当于共生,说简单点,你的安危同样关系着我的生命,所以不管你是哪种契约兽,来历究竟有多么神秘,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也必须要保护好你,所以你没必要在我面前伪装。”

    关于契约兽,白灼轻也是看过电视的兽了,当然还是有所了解的,的确就像这个家伙说的那样,契约关系是最牢不可破的,可是他又不是这个异世界的契约兽,而且还根本没有结契成功啊,那契约符文都被他隔离出来了,随时可以被他屏蔽在体外的。

    下一秒白灼轻突然想到,他知道没有契约成功,可是这个土著不知道啊,而且如果他只是表现出很聪明很懂人性,但不要展露出修士的手段,似乎也并不会造成多大的麻烦,还能让自己过的更顺心,要知道每天装个一无所知的傻白甜真的好累,时刻紧绷着生怕露馅了。

    想到这里,白灼轻顿时朝着阿诺露出一个倨傲的神色,意思是让你这个人类知道自己的不凡简直就是殊荣,今后可要好生的伺候着才行!殊不知那小表情简直傲娇的很,还特别的蠢萌蠢萌。

    阿诺虽然早已知道这小家伙的不同,但没想到三言两语就将他给套了进来,虽然之前说的全都是真的,不管这家伙的来历如何神秘不凡,他一定会护他周全,但见这小东西一点戒心都没有,自己说了便信了,顿时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看来今后还是要看紧一点,不然轻易被人给骗了那就麻烦了。

    见双方初步达成了一致,阿诺又轻轻捏了捏他的爪子:“以后爪子痒要用磨爪石,不可以搞破坏,今天就算了,下次再犯,就要饿你一顿作为惩罚。”

    白灼轻哼哼两声,扒开他的手缩回了自己的爪子,身子扭了扭就从阿诺的手里跳了下来,甩了甩尾巴迈着小短腿顶着蓬松的白毛像一团云团一样扭着小屁股哒哒哒的跑了出去。

    阿诺无奈,叫来佣人将狼藉的房间整理一下,莫名觉得今后这种无奈很可能会随时上演。此刻他多少有点明白,他那些下属对于自家契约兽爱恨交加常常被气的咬牙切齿又无从下手的憋屈感了,只希望这个小家伙不要太坑就好。

    感叹了一下这个人类的修炼天赋,白灼轻就继续沉下心来查看这家伙身体的问题。那一缕神念在他内体游走了好几圈,除了经脉干涩灵气不纯之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就在他准备退出男人体内的时候,一股庞大的力量猛地朝他神念撞击过来,甚至还意图将其蚕食。

    白灼轻猛地一惊,连忙稳固心台,那一股近乎于虚无透明的神念瞬间凝固的如同一条白龙,一圈又一圈将攻击自己的强大力量团成一团,死死的压制住。

    好在那股奇怪的能量虽然强大,但没有自己的意念,在白灼轻一边压制一边安抚的情况下,再次沉静了下来,然后沉入那浩瀚的丹田之内,像是云雾一般消散,形成一缕缕的白烟,静静的在丹田内沉浮。

    趴在阿诺胸口的白灼轻睁开了眼睛,看了看额头沁着汗珠却依旧昏睡的男人,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幸好及时收住了,不然差点就出大事了。想到那丹田内的强大力量,白灼轻看着阿诺的眼神也忍不住复杂了几分。

    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福缘深厚,还是倒霉透顶。隐藏在阿诺丹田内的能量强大而纯粹,但却不是这家伙能够承受的起的。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体内突然多了一股凝聚了千年的深厚功力,除非有人将其压制再慢慢引导这家伙修炼,将这力量化为己用,不然迟早药丸。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阿诺搞不定这股力量,他能啊,而且如果吸取了这股力量,要不了多久,他那残破的兽丹还有在撕裂虚空时所受的重伤就能痊愈,甚至修为还能提升一大截。但是如果强行吸取,那么阿诺就会死。如果一点一点的吸取,那阿诺也会越来越虚弱,毕竟体内的能量慢慢被掏空又没有填进去的,早晚会被他吸成干尸。想要双方都保全,那就要他一边吸,阿诺一边修炼。可是这要怎么修炼比较好呢?梦中传授功法?

    有些头疼的白灼轻就这么趴在阿诺的胸口想啊想,然后就想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阿诺从昏睡中醒来,只觉得自己全身酸痛,像是每一寸筋骨都被什么碾压过一般,这种情况相当的不寻常。可是意外的是,尽管身上觉得很疲惫,但是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闷住的异能却清爽了几分。刚准备检查一下自身的阿诺很快发现了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将被子微微往下拉了拉,一撮白毛露了出来,低头一看,一只白团子在他胸口睡的香甜。

    阿诺的动作惊醒了白灼轻,睡眼朦胧的睁开了一条缝,然后张大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慢慢从他胸口坐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