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官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五十九章:朝堂辩驳
    这一句孩儿领命就让所有人面容都千姿百态,魔族的人都知道了明希家被无缘无故毁了,都在等待这位十三殿下能显出什么神通来,将这个悬而未决的案子给破了。

    但是九婴和玲珑音都明白凶手是谁,想必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玲珑音明白这魔君的做法是什么意思,他用这种任命的方式,将其推到了风口浪尖。

    一时间会将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十三殿下的身上。

    但九婴却没有半点着急。

    他领了命回去之后,他便在自己的宫殿里坐等,而明希着急的要去搜集证据,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但玲珑音却不能将秘密告知给他。

    看着他被日夜痛苦折磨的样子,她亦是觉得心底难安。

    “您在这里究竟是在等什么?”

    本来想要尽快为家人报仇的明希见到他半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他已经不顾什么尊卑高低之分了,焦急的在他眼前转。

    “敌不动我不动。这是我师父教授给我的道理。”九婴这般道,让玲珑音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有的是比我更着急的人,我在等他们来寻我。”九婴将纸铺开,在纸上点了十二个点,他沉吟着道:“你们可知现在的皇位之争所分好的阵营。”

    “围绕着两个阵营分别有着几个皇子的簇拥,在魔族中若是没有阵营的人很容易就被淘汰抛弃,就像是六殿下和十二殿下。”

    “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六殿下和十二殿下早已经退了这个争斗,向父皇申请去边疆镇守。也是为了要躲开这些尔虞我诈,而三殿下听闻在之前的争斗之后便死了,七殿下残废,都已经不是威胁他们的敌手了。”

    “现在大殿下身边应该早已经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屏障,而对抗他的只能是后起之秀,八殿下是一个投机取巧者,不会让其他人信任,大殿下不会来,我就在等第二阵营的人。”

    明希没有任何的耐心听下去,只一味的磨刀霍霍。

    “让他去跑吧。”九婴见他实在焦灼,给了他委任书,有了十三殿下的任命,他便可以像是魔君内卫般在整个大殿里畅通无阻。

    九婴闭眼养神,听到了风息。

    “看来我们的殿下真是悠闲。”八殿下的声音又传了进来,九婴看着自己旁边的湖水里涌出来的人形,玲珑音见到他大惊失色,连忙躲到了一旁,八殿下似笑非笑的望了她一眼。

    “你今日又是站在谁这一方来的?”九婴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只要能保住我自己就够了,只要谁能让我好好活着,我自然就是谁那边的。如果十三殿下也能保我无恙

    ,我自然也能提供对你有利的消息给你。”

    “不必了,我最不相信你的人就是你。”

    “您这么说就太让人伤心了。”八殿下嗤嗤的笑了起来:“您要是因为我杀了两个无关紧要的人就这样敌视我的话,可是会错失很多对您有利的东西。”

    九婴并不搭理它,手一挥,他的身体便化作了水落回了池中。

    外面的殿门在被敲击着,有人来报:“七殿下与三殿下来了!”

    他们像是刚刚参议后就赶来了,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但脚步却都是匆匆不已,你追我赶的往前撵着。

    “十三弟,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听闻你身体不好,哥哥我给你带了许多的滋补品,上一次给你带的东荣你可吃完了?”三殿下率先的冲到了他的面前道。

    “三哥你这么着急可是会吓到十三弟的,您这一份虽是好心,但十三弟的脸色看起来就很好,您这给吃的补,可是越补越过了头。”

    七殿下凑过来:“十三弟现在需要的是人给他跑腿张罗事情,父皇给十三弟的任务可是很重的,十三弟一个人加一个婢女怎么能行?我给你带了数十个我府里最好的卫队,任你差遣。”

    这两个人来的风尘仆仆,连一口水都没要求喝就争相的给殿下塞了一堆东西,玲珑音看着涌入了一屋子的人不知所措,九婴道:“既然哥哥们对小弟我这么关照,那就多谢了。”

    他这一颔首,玲珑音心领神会的将送来的人和东西都送进了偏殿,三殿下对着九婴道:“我想你应该了解我们做哥哥的,素来都是行的正坐的端,肯定不会做出来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个为明希的人的话能不能相信,弟弟你可要好好甄别一番才是。”

    “但是这也不一定,我记得老四不是向来很凶残,他上一次还杀了好几个奴隶,这件事情不知道和老四有没有关系。”

    “呵呵,那么三哥,您说四哥残暴,那二哥岂不也一样,他的火系法术很强大我们都知道的,这火是不是他放的也未可知。”

    他们在这里你来我往的猜测了好几个人,互相攻击,明争暗斗,听的玲珑音头都大了,九婴十足耐心的听他们吵闹不休,好不容易等他们离开了,终于换得了一片清净的天地。

    “看来局势已经很明朗了,也多亏了他们来我这里此地无银三百两。”九婴脸上浮现出笑意,而后对着玲珑音道:“走了,我们去会一会这些殿下,听他们怎么说。”

    玲珑音不知道他是如何与殿下们打交道的,因为以她的资质没有资格踏进内室,她只能在外面等待着他一次次的走进又出来,

    他花了两日时间去搜集他们说的话,但王给的时间只有三日,却大部分的时间都这么被挥霍了出去,让玲珑音不解。

    “您不是已经知道了是谁干的这件事,为什么还要每一位殿下都要问一遍呢?”

    “自然是有着我的计划。”九婴将目光望向她,是一种捉摸不定的神情:“看来我们的好哥哥们平日里倒是挺忙的,有的忙着开矿有人忙着经商,还有人忙着搜集女人。”

    “您的意思是?”

    “你相信人之间有着绝对的信任吗?”九婴问道。

    “我……可能不会相信。”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当然连王也不例外。你当真以为王将我任命此事只是为了查出来关于那件事情的真相?王并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否则也不会给我可以查所有皇子的权利。”

    “他这是让我将这一摊浑水给搅起来。”九婴望着天际,一晚上,忽然间硝烟四起,在这宫墙里不知道能看到多少人在暗地掀起波澜,

    “这是什么情况?”

    “我只是给他们说了一句话而已。他们就将事情都抖露给了我。”

    “什么话?”玲珑音问道。

    “我知道是谁想要杀了我。如果你愿意帮我,我可以不将我知道的事情告诉给父皇。”九婴回到:“只是如此而已。”

    “……”玲珑音愣住了。

    “你瞧,瓦解他们的信任就是如此的简单。”他看着天际浓浓滚起的浓烟,对着她道。

    第三日,该到了审判之日,而能到场的也不过是五位皇子,除却之前的四位该死该伤和隐居的,那其他的几位皇子居然都没能到场。

    八殿下没有出现。

    魔君似是对这个场景没有半点讶异,对着剩下的五位皇子道:“既然你们都聚集在了此处,那么十三,你可寻到了那个杀害了族人的凶手?”

    “凶手?”九婴道:“要说凶手,在场的没有一个能逃得过去。”

    “哦?”这一句话让魔君皱起了眉头。

    “正是。”

    “大胆!十三弟!你不能仰仗父亲对你的宠爱这般的胡说八道!”大殿下怒斥道。

    “哼……胡说八道?”九婴的一双目光落了过去,眼底的凌厉让大殿下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丝的惧意。

    “魔族自诞生万年,到如今艰辛度过数年载,但现在的魔族如何了呢?大殿下您私自开挖数百个矿洞,引起东方百万顷的良田被废,而三殿下放任自己的门下四处作恶,烧杀抢夺,横行霸盗,五殿下抢夺民女数千人,将求告无门的族人亲手逼死,八殿下占领大片土地建立园林,将族人当作奴隶驱使,之类种种皆是

    令人发指。这些都是我调查的事实,证据也已经搜集好了。”

    九婴说的那几个人面目煞白,他们不敢相信十三弟居然真的敢将这些事情都说出来。

    九婴喘了一口气道:“这是第一罪,而第二罪过,就是您,父亲。”

    他一双眼直视着魔君。

    “当您的族人需要您的时候,您不去解决问题,而致力于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朝的臣子还有几个敢于直言纳谏的人?当旱灾蔓延,魔族人举步维艰时,您还在大开灵气之地,扩张领地,当妖族人向您求助,您放任族人欺凌压榨外族,逼迫他们成为奴隶,面对族人您不管不顾,面对求助您视若无睹,您治理魔族如此,那些死去的人,难道不是您的罪过吗?!”

    魔君腾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眦尽裂:“你住口!”

    他手中的杯子当即在手中炸裂,尖锐的爆裂声震耳欲聋。

    一时间大殿上的人都被吓得怔住了。

    “你倒是真敢说这种话来!”魔君冷冷的道。

    “孩儿只是听从父亲的话,查出现在的真相而已。”九婴静静的回应:“当然,这还有第三罪。”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