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官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第一次赚钱
    冯师爷一声轻叹,“不用多说了,你跟我来吧。”

    冯师爷让人验货,确定品质不错,过了秤按照市价结算,一大车苎麻换了三百文钱。

    伯钟看到长姐把沉甸甸的一串钱装进钱袋子里,激动得眼圈都红了,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伯钟直接跳了起来,拉着元宁的手臂不断摇晃,“长姐,我们赚钱了!我们赚钱了!”

    “你这傻小子,”元宁摸摸他的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赚了多少钱呢!不过几百个钱就把你激动成这样了?”

    伯钟嘿嘿傻笑,“这是咱们自己的辛苦换来的钱啊!”

    小孩子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之前之所以身高看起来和实际年龄不符,是因为营养跟不上,自从元宁当家之后,注意合理搭配营养,还有油水补充,所以一家人的个子都窜起来不少。

    尤其是元宁正是抽条的时候,短短两三个月就长了半头高,伯钟的个子也明显比之前高了一截,裤子都短了一截。

    拿到钱之后,元宁就带着伯钟去了集市,找到卖布头的地方把十五文一斤的布头买了三斤,又买了一堆针线,在路边花了十五文钱买了五个小肉饼,六个烧饼,才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姐弟俩路上没舍得吃肉饼,两人分着吃了一个烧饼。

    回到村子里,先去把牛车还了,然后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家去。

    县城距离他们的小张庄比较远,他们早早动身,也是黄昏采回来的。

    因为哥哥姐姐都是第一次进城,所以仲灵和叔毓都不太放心,这一天吃也吃不香,坐卧不宁的。

    只有还不懂事的季秀在小推车里玩得高兴。

    叔毓就坐在自己家门口捡豆子,时不时抬头往路上张望一眼。

    其实这个时节,日落之后,天气还是有些凉的,仲灵做好了饭之后就在院子里喊了他一声:“回来院子里等吧!”然后把季秀推进了屋子里,先给她喂米汤。

    因为米汤一直熬得浓稠,所以季秀这两个月也长得很快,白白净净的,是个漂亮的小娃娃。

    仲灵都已经快要抱不动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让她躺在小车里,只有她腻烦了,仲灵才会把她抱出来,但也只是坐着抱,不然一会儿手臂就酸了。

    季秀哼唧几声,是要尿了。

    仲灵赶紧把她抱起来走到尿桶边上把尿,然后给她清理干净重新放回去,在她嫩生生的小脸上戳了一下,“你乖乖躺着,二姐去看看灶膛里的火。”

    季秀蹬了蹬腿儿,嘴里咿咿呀呀叫了几声。

    仲灵笑了笑,快步走了出去,才走出堂屋门,就听见叔毓大叫一声:“长姐和大哥回来啦!”把装着豆子的笸箩往地上一放,就飞奔而去。

    村子里有人家养狗,怕被狗撞翻了笸箩糟蹋粮食,仲灵小跑着过去,先把笸箩拿走,才转身去了门口。

    此时元宁和伯钟已经各自背着筐子来到了门口,叔毓摇身一变,成了与安宁的腿部挂件。

    仲灵斥道:“长姐已经很累了,叔毓,你懂事点!”

    叔毓吐吐舌头,抬手帮着元宁扶住了筐子,冲着仲灵叫道:“我帮长姐抬筐子呢!”

    元宁抬手摸了摸叔毓的小脑袋,把筐子放了下来,然后跟仲灵说:“我买了点布头,咱俩把布头拼起来,找人做两件衣裳。若是有多的,还能拼个单子出来。”

    仲灵不理解:“什么单子?”

    “就是咱们炕上铺着的大炕单啊!”元宁笑笑。

    他们家一共就三间房,堂屋一屋多用,既是客厅又是饭厅还可以充当厨房。

    东屋是一家人睡觉的屋子,西屋堆放着家里的杂物。

    还有两间简陋的西厢房,是存放粮食和农具的地方。西厢房边上,和正房之间的空隙里,搭了个棚子,垒了一高一低两个灶台,就是厨房了。

    棚顶也只是勉强遮风避雨而已,遇到大风大雨的恶劣天气根本就不能做饭。

    其实他们的院子不算小,但是因为穷,盖不起房,所以大部分都空着,但也种上了各种蔬菜。

    不过等到日子宽裕一点,元宁想着,还是要把西屋给收拾出来,她是个大姑娘怎么能一直和弟弟们睡在一起?

    但暂时还是得先这么凑合着。

    因为炕大想要做一个一炕大的大褥子大被子都不现实,所以先前元宁请老族长给张罗的棉花和布就做了两床被子,家里原来的铺盖都铺在了身子底下。

    元宁和仲灵合盖一条被子,伯钟和叔毓合盖一条。

    小季秀自己是有单独的被褥的,褥子自然就是之前的兔皮拼接起来的,被子则是鸡毛被,担心鸡毛会钻出来,所以元宁特意留了一些棉絮做了了夹层,把鸡毛夹在中间,两层棉絮还能起到挡风的作用。

    做好之后试验过,确实比寻常的棉被要暖和。

    拼一个炕单子铺上,就不用频繁拆洗炕褥子了。

    这些布头都不规则,有的大一些有的小一些,大一些的可以拿来做衣裳,小的就能裁成三角块,来拼接,只要颜色搭配好了,并不难看。

    仲灵已经很快想明白了这点,笑着点头,又很快转移了话题:“你们忙乱了一天,都累了吧?赶紧洗洗手吃饭!”

    这小姑娘也就勉强够了上学年龄,但哥哥姐姐不在家的时候,她就是大家长,颇为稳重干练。

    元宁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跟她说:“筐里有肉饼是我和你大哥在县城里买的,你拿去热一热,跟叔毓两个人分着吃了。”

    小季秀刚满五个月,还是只能吃米汤。

    仲灵第一句话先问:“你们都吃过了吗?”

    “嗯!”元宁和伯钟不约而同点头,“我们路上就吃了,这是带回来给你们尝的。”

    仲灵不疑有他,高高兴兴把肉饼拿去热了,说是肉饼,其实也就是小季秀拳头那么大,仲灵和叔毓一人一半吃了,肚子里还觉得空落落的。

    元宁和伯钟已经洗了手,两人把饭桌放在堂屋中央,去厨房把饭菜端了进来,姐妹兄弟四个就着天黑前的光亮,解决一顿晚饭。

    至于剩余的烧饼,是要留着明天早上,做菜汤烩饼吃的。